新闻是有分量的

闫妮自认长相平平 称“愿意将喜剧进行到底”

2018-09-27 17:49栏目:28365体育投注官网

  说起闫妮,人们印象最深的还是《武林外传》里操着陕西味儿普通话、说着“额滴神”的佟掌柜佟湘玉。也是从那时候起,闫妮拍了一部又一部的喜剧,好像导演们认定了她就是为喜剧而生的。

  3月,闫妮与张嘉译主演的《一仆二主》亮相荧屏,本周她与胡歌主演的《生活启示录》上星播出,而这些电视剧中都不乏喜剧元素。此外,闫妮主演的喜剧电影《疯狂72小时》也将于6月5日公映。

  演了这么多喜剧角色,闫妮不仅没有厌倦,在近日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她坦言,自己很愿意将喜剧进行到底。

  超越 说不定哪天会再碰上好运气

  《法制晚报》(下称FW):在拍《武林外传》之前,你跑了10年龙套,如今事业终于顺风顺水。回顾过去,感触良多吧?

  闫妮:我一直说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演员,首先长相平平,也没有特别多的艺术熏陶,也不是艺术世家。我妈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你就是一个普通的人,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绩,已经很好了。我觉得我要感谢生活,感谢这美好的所有。

  FW:佟湘玉让你一炮而红,可10年过去了,还没有另一个角色能超越她,你是否愁过这事?

  闫妮:我不会把这个当事,我很明白一个道理,《武林外传》有80集的长度,而且是古装剧,没有现实基础,可以尽情发挥,而且所有的演员都(选)对了。

  超越是由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这也是一个演员会有代表作的原因。但我没放弃在这条路上的追求,我坚持自己的审美,要有一个积淀,说不定哪天会再碰上好运气。

  很多人问我“你想拍什么角色”,我从来都是顺其自然,就等着和下一个角色相遇。不管怎么说,大家叫我佟湘玉,我还是挺高兴的。

  创作 希望达到“魔怔”的境界

  FW:《武林外传》之后会不会觉得自己形象被定型在了佟湘玉这种类型了?

  闫妮:在没有演《武林外传》的佟湘玉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其实也不知道我能演喜剧,在这个戏里面它给了我对喜剧审美的一个认知,对喜剧表演节奏的一个探索。

  其实,喜剧表演上真实、准确、多变和传神是我的一个表演方法,我认为在任何不同的戏里都可以用到这个方法,但并不是定型在佟湘玉身上。

  FW:你是如何把握喜剧节奏,搔准众人笑穴的?

  闫妮:喜剧没有绝活儿,喜剧表演上节奏是最重要的,喜剧包袱(抖得)早一秒、晚一秒可能都不会好,一定是用在准确的地方观众才能会心一笑。这些也要通过和对手演员的交流和配合才能达到。

  FW:你介意被定型为喜剧演员吗?

  闫妮:我跑龙套的时候,演的很多都不是喜剧。但因为我是演《武林外传》出来被大家所认识的,通过喜剧让大家认识我、喜欢我,而我也喜欢喜剧、喜欢给大家带来快乐。追求快乐也是我人生最终追求的目标,我愿意将喜剧进行到底。

  其实不管我演什么样的戏,我都想把喜剧的东西融入进去,包括我演过的《亲爱的》,那个是一个悲剧色彩的人,但是我前面一定要加入喜感。我想要的是幽默的生活态度。

  FW:现在演绎角色风格更加多变了,你更喜欢哪种类型的角色?

  闫妮:我在每演一个角色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很痛苦的创作过程,我希望我能够做到多变而传神,最后达到“魔怔”的境界。

  FW:暌违五年,再度回归大银幕喜剧,你选择了《疯狂72小时》,为什么接这个电影?

  闫妮:《疯狂72小时》是一个真正围绕女性角色展开的故事,而且又是一部黑色幽默风格的喜剧,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而我演的许三娜这个角色跟当下的许多人都很像,与我也有相似的地方,她身上也有我想要表达的东西,所以我想要接这部戏。

  FW:三娜这个角色和你本人是否有些相像?

  闫妮:我在情感上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这点和我本人很像。如果不敏感,就不会捕捉到快乐的东西,所以反过来会有很多东西伤到自己。

  不过,我又是一个很迷糊的人,比如很多人说跟我见了很多面,但我就是想不起来,这会伤到对方。

  当然,对于另一些东西我也很在乎,比如家,比如拍戏,即便只有一场,我都很较真,甚至到跟人吵起来。所以我是很矛盾的,有点神经兮兮。

  FW:你的朋友都说你私下里就像个迷糊的大女生一样,那你觉得自己到底是智慧呢?还是迷糊呢?

  闫妮:这个问题也有朋友问过我。我是觉得每个人的智慧和能力不同,我的能力和智慧可能就只够我把戏演好吧。

  反正每次我塑造人物的时候会反复考虑很多东西,但是在生活中很多事情我确实想不到,迷路啊、丢东西啊在我这儿都很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