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特型演员常铠霖被指强暴妇女 旁观者:说不清

2018-09-27 17:47栏目:28365体育投注官网

  今日上午,一女子指称,她昨晚在大兴区科苑路甲18号一书画院内参加聚会后被特型演员常铠霖强暴。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警方已经介入,事件仍在调查中。

  女子自曝 参加聚会 酒后被强暴

  “刚吃完饭,我去了个卫生间,出来后就被他抱住了。”今天上午,在大兴区仁和医院,28岁的丁女士向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

  丁女士是房山人,从小就喜欢书画,在去年冬天朝阳区观音堂举办的一次书法笔会上,她认识了有相同爱好的常铠霖,“他告诉我自己是特型演员,在很多电影中演过角色,我们互相留了微信号。”

  在她的心目中,常铠霖50来岁,中等身材,浓眉大眼,书法写得不错,在圈内小有名气。她称和常铠霖偶尔通过微信联系,都是谈论和艺术有关的事。

  一周前,北京天玺书画院的王院长联系上她,希望她和常铠霖能一起在书画院聚个餐,讨论一下书画。“书画同好者一起聚会并不少见。”丁女士说,她没有多想,欣然应允赴约。

  昨天下午4点多,她开车从方庄桥附近接到常铠霖后,一同赶往位于大兴区西红门科苑路甲18号的北京天玺书画院。

  “从晚上7点多开始,一直到晚上9点多,我们三个人都喝了酒。”丁女士说,自己喝了大概4两五粮液,王院长和常铠霖喝的酒量也大约相等。常铠霖告诉她,他的酒量喝一斤白酒问题不大。

  喝酒是在书画院的院子里进行,喝到晚上9点40分左右,她起身到紧挨大门的卫生间如厕,“出卫生间门的时候,常铠霖就在门口等着我。他把我带到了紧挨卫生间的一个卧室内。”

  据丁女士回忆,当时自己一直在大喊救命,希望对方赶紧住手,“没有人来救我,他很快就脱掉了我的衣服……整个过程持续了约20分钟。之后,他拿出手机在不停地拍我的裸照。”

  事发之后,丁女士立即将此事告诉了两个朋友,在他们的建议下,昨晚10时,她选择了报警。

  现场回访 事发房间整齐 疑被人整理过

  早上7时30分,根据丁女士的描述,记者来到大兴区西红门镇科苑路甲18号的事发现场——北京天玺书画院。刚一进院,一条大狗就狂吠不已。一名值班人员说,昨晚书画院的王院长确实和朋友在院内喝酒吃饭,但没有听说女子被强暴一事。“院长今天是否过来,我也不清楚。”这名值班工作人员表示。

  丁女士所说的事发现场位于院门口,在一个珠帘垂下的房间内,分别有男女两个各五六平方米的卫生间,紧挨着卫生间的另一间房,是一个十多平方米的卧室,里面有简单的沙发、床铺等物品,看起来比较整洁。

  “录完口供后,我带着警察去现场,这里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丁女士说,当时这间屋子里有一套被褥,还有两个枕头,再去的时候,床上就变成了一套被褥一个枕头,重要证据——自己丢在房间内的内裤也不见了,“怀疑房间被人整理过了”。

  上午追访 提取DNA样本 警方介入调查

  在大兴区团河派出所录完口供后,丁女士和朋友与两名民警一起来到大兴区仁和医院,今晨6时许,医生提取了当事人体内的DNA样本,还对丁女士进行抽血化验。民警孙先生说,目前大兴分局刑侦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上午,记者了解到,警方已介入,目前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旁观者:说不清他们之间的事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丁女士口中的特型演员常铠霖有多个身份,在人民美术网上,他被介绍为“著名表演艺术家、书法家、北京天玺书画院艺术顾问”常铠霖。在其腾讯微博上,能见到他与田华等老艺术家的合影。

  事发地位于北京天玺书画院内,画院王院长昨晚也参与了聚会,上午他告诉法晚记者,“院长”一职,是喜欢书法的朋友们叫着玩的,自己只是业余时间写写字。常铠霖偶尔会到书画院来交流,对他的为人并不是太了解,至于常铠霖艺术顾问一职,是书画院为了达到名人效应扩大影响而设立的。他们和丁女士之间,也是通过一次笔会认识的。

  “他们(常铠霖和丁女士)前几天相约一起来画院吃饭,我就随口答应下来了。来的时候,是女的开车接着常铠霖,一起到达画院。”王院长说,对于丁女士所说的“强暴”一事,“我也说不清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出事之后女的又报警了。”

 文/夜线报道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