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王刚谈女儿:她结婚那天我偷偷哭了

2018-09-27 18:35栏目:28365体育投注官网

  由王刚、颜丙燕主演的《家宴》正在北京卫视播出。剧中王刚演一位金牌名厨。谈及这个角色,王刚表示自己还真和这个有点倔、有点嘎、又不失可爱的“倔老头”有点像。

  现在提到王刚,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和珅,王刚并不介意被人贴上标签,反而有几分欣慰。他表示,一个演员一辈子能有这么一个人物被人牢牢记住了,应该感到高兴,还应该感谢观众。

  此次在《家宴》中,王刚饰演的冯老头是一名淮扬菜大厨,可王刚自己却不善烹饪,剧中一场戏不服输的王刚亲自上阵,结果切伤了手指。生活中,王刚最喜欢涮锅,尤其涮羊肉,“我不太喜欢几个碟子几个碗的,尤其不喜欢很讲排场。”不过在他心里,“哪儿的味道都不如家里”。

  对话

  不会做饭也不喜欢吃饭讲排场

  记者:您演的冯老头是什么性格?

  王刚:首先一个字,就是我们北方人理解的“倔”。其次他钟情于自己的行业,热爱自己的事业,最终成为一名顶尖的大厨,我觉得这个人物在当下非常有现实感。生活中,我会非常尊重像老冯头这样的人,他可能倔,可能不近情理,或许有人会说你又不是什么大老板、高官你还这么横,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他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个人物,他在自己专业里是佼佼者。

  记者:这个角色什么地方吸引你?

  王刚:我钟意老冯头这个角色, 是因为我对家庭的认识,也就是家庭观、价值观跟他特别相近。冯老头是这个家的一杆大旗。如果我们每个家庭都有这样一杆大旗,当家庭有了矛盾,他会充当润滑剂,会让家人有一种向心力。

  记者:您说过其实不太会做饭,那做菜镜头怎么拍?

  王刚:用手替。当然我们自己也得会一些,有时候我还有点不服输,比如说厨艺大赛那场戏,演切干丝,我想我能不能演一下,让镜头摇起来,让人觉得是王刚在切,真了不起。结果,切着切着把手切了一道口。我们也没什么刀功,我就大劈大砍,因为习惯了,你比如冯老头他有一道著名的、他拿手的淮扬菜叫“三靠鸭”。我就忘了这三靠鸭摆了几只鸭,上的很溜,先是腿,然后翅膀,脑袋,咔咔咔分解了,导演说三靠鸭,你怎么都给人拆了,我说我忘了,又再重新买了几只鸭子回来。

  记者:什么食物在您眼里是美食?

  王刚:我是喜欢带有风味的。我不太喜欢七碟子、八个碗的,炒多少多少个菜,而且不管是多么有名的饭店或者多么有名的大厨,我只能是出于礼貌赞扬几句。因为这些东西凉了以后统统不好吃了。所以我喜欢比如涮锅,尤其涮羊肉,比如烤牛肉,或炸酱面,我不太喜欢几个碟子几个碗的,尤其不喜欢讲排场。

  女儿结婚那天我偷偷哭了

  记者:您是一个严父吗?

  王刚:可能我对女儿从小树立父亲的威严多了一些,所以等到女儿长大了以后,我很希望成为一种朋友关系的时候已经很难调整。我跟冯老头很像,生活里没有过多家长里短,不善于,或者说不屑于调节家庭矛盾。我不是可以受夹板气的人,也不善于说软话两边劝说,有什么不对的看到了都会直接指出来。我觉得固然亲情很重要,但更要明事理。长此以往大家知道我不吃那套,自然就成了严父。

  记者:您对女儿王婷有没有像对戏里那样催婚?

  王刚:没有催促。她一直在英国读书,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她现在的丈夫。我对女儿的感情很矛盾、很复杂。可能每个父亲对女儿都这样吧。我总觉得女儿的男朋友不如自己想象的好,配不上自己的女儿,但是又觉得我们不在她身边,在英国能有个人照顾她也好。我记得有一次,她打电话过来哭诉说他们闹矛盾了。我当时居然有种开心的感觉,马上说“好,你回来,咱不在那儿待了,这永远是你的家”。可后来,那个英国小伙子还是成了我的女婿。女儿结婚那天,我挎着她的手把她送出去,真的很难受。

  记者:当天您哭了吗?

  王刚:没当着她面哭,我说哪儿能抽烟,就跑到那个小树林里哭了。然后我女婿,也就是那个英国小伙子还端着个烟缸跟着我。这就是文化差异。

  记者:您女儿刚刚生完第二个孩子,再次当姥爷很幸福吧?

  王刚:这真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对一个家族来讲,过去常说人丁兴旺,每个家庭可能有各种困难,当新的生命诞生,真的是任何所谓快乐幸福的事都比不上它,这种快乐不仅是母亲,周围的亲友也会觉得很快乐,似乎我们找到了未来的希望,找到了我们现在生存的意义,生命自然有它的灿烂光辉。

  本报记者 邱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