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闫妮:我也是女汉子 一说到感情就无所适从(图)

2018-09-27 18:31栏目:28365体育投注官网

  从风情万种的“佟掌柜”到女强人“唐红”,闫妮塑造了一个又一个生动角色。作为从陕西走出去的女演员,闫妮有西北人的直爽真性情,也有一颗细腻的“双鱼座”小女人心。日前,闫妮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打开心扉,360度无死角展示了一个“双面”闫妮。

  >>老乡张嘉译喊我演唐红

  华商报:《一仆二主》吸引你接演的地方是什么?对于“女追男”这样的恋爱关系,你个人是怎样的看法?

  闫妮:其实我本来不是很想接这个戏。我向往的感情就是:A对B有感觉,B对A也有感觉。但唐红是倒追男人,当初也没找到想演唐红的强烈感觉。后来嘉译说现代女性就是有勇敢这个特点,加上班底很不错,我和他也是老乡,老想着合作一部戏。

  华商报:是张嘉译叫你来演这部剧的吗?

  闫妮:他(张嘉译)说闫妮一定要来,我说:“为撒要额么?”(陕西方言,为啥要我么),这个角色又没有特别的要求。但是他一直坚持,说我能给这个角色带来一些传神的地方。

  华商报:从什么时候觉得和这个人物有贴合的地方?

  闫妮:后来我对唐红感兴趣是因为我觉得这个人物反映出当下很多人的状态,也许在物质生活上很好了,但在内心却不是真正的快乐。我自己身上也有这种感觉,大家平时看着我乐呵呵的,其实有时候内心是很敏感细腻的。所以找到了和角色在心灵上的共鸣。

  >>我也是个女汉子

  华商报:唐红有些女神经、女汉子的感觉,你私底下也是这样的吗?

  闫妮:会有这样的一些状态。这跟我的成长有关系,从小就入伍,离开家一个人,后来又到北京,有些东西可能不是你骨子里的东西,但是慢慢的环境会把你改变。我从1994年开始演各种各样的角色,之前一直跑龙套。所以别看我说话柔弱,有时候也会挺女汉子的。而且我想女神经和女汉子是符合这个时代特征的女性,其实应该是说她们风情、无畏,今后女神的概念一定不只是单一外表美,性格和人生态度上也一定要有所引领。

  华商报:这次在造型上是不是挺过瘾的?

  闫妮:对,这个戏是我拍过的造型最多的。里面有一个造型把我打扮得像哪吒一样,梳俩辫子。当时我问我们道具师有没有轮子,道具师说:“什么?”我说你到外面给我找个车轱辘什么的都行!后来他真的给我找回来两个,我一拿特像哪吒。这部剧有很多夸张造型,也因为这个人物是很“乱撞”的,她找不到出口。

  >>演什么戏都想融入喜剧

  华商报:你也演过像《北风吹》这种相对题材比较沉重的戏,但是大家印象深的还是《武林外传》里那种喜剧的形象,你介意被定位为喜剧演员吗?

  闫妮:我觉得如果说我是一个喜剧演员,这是一个很高的评价,因为喜剧一直是我的人生追求,我希望把欢乐带给我身边的人,也希望自己有一个乐观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喜剧真的是我内心所想要追求的,不管我演什么样的戏,我都想把喜剧的东西融入我所演的任何戏里面。包括我演过《亲爱的》,那个人物是一个大悲命运的人,但是我前面一定要加入喜感。我想要的是幽默的生活态度嘛。

  华商报:有没有哪一种类型的角色是你还没演过,特别想演的呢?

  闫妮:肯定有,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就觉得我身上肯定还有没被挖掘出来的一些东西。白眉也说过,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完完全全地明白你。这需要我去慢慢地“碰”,我希望我的人生是不期而遇的。记得有人跟我说过,相遇是艺术,你能够与什么东西相遇,是一种真正艺术。所以我希望未来还能遇到一个个能挖掘我的角色。但这个我不敢肯定一定会有,人生在路上嘛。

  >>一说到感情就无所适从

  华商报:最近一直有你默认姐弟恋的消息,感情这部分对你来讲是媒体不可触碰的禁地吗?

  闫妮:反正我觉得如果遇到了,只要两个人是两心相悦的,姐弟恋跟别的感情没有太大区别。我说过感情我不想去说,没什么可说的。我这个人一说到自己的感情就无所适从。究竟是什么样的,就让我自己去体会吧。

  华商报:媒体追问恋情会对你造成困扰吗?

  闫妮:我这个人,心里怎么想,总是愿意说出来,但有时候播出来就不是我想表达的本意了。我上一个戏是跟胡歌演的《生活启示录》,讲的就是姐弟恋,所以当时跑几个宣传一直被问这个问题。我谈剧里的感觉,又会有人问我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生活。我并不是在遮遮掩掩,是内心真的不想说,我想表达的戏里面已经有了,那一刻我是融入戏里面的。所以别人问你有没有,有的话说没有也是撒谎,而说有就会不断被问。我现在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所以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也无所谓。

  华商报:你会选择再次进入婚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