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嘻哈包袱铺陷入低谷 高晓攀否认克扣团队收入

2018-09-27 18:23栏目:28365体育投注官网

  30多位演员集体走了,高晓攀说自己难,心里委屈,因为他觉得他做的事情对团队都是有益的,但最终还是挡不住。“因为挣钱,谁都不会觉得够。”

  他承认自己可能有问题,也在着力进行着自己团队的调整,甚至也有了最差的打算,“嘻哈关张,我就门口支个烟酒摊儿。”高晓攀苦笑着说道。

  不过,现如今,虽然只剩下安贞一个演出场地,但高晓攀依旧维持着嘻哈的演出。他坦言,在他这个年纪,经历过荣誉,如今也有了低谷,“但这也是好事,这都是为了攀更高的山。”而他也表示,自己始终没变,还想着和当年的弟兄们一起坐在园子里吃串、喝酒,聊人生、谈梦想。

  委屈 自己其实很真诚

  FW:那么多演员走了以后,难么?

  高:难啊,但最难的是心情,觉得有点委屈。我通过这件事,发现我是一个特别天真的人。

  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特真诚,但外界一定会议论你,对你有说辞。但说实话,我觉得我们应该彼此保留最基本的真诚。

  FW:你所说的真诚是什么?

  高:打个比方,两边打仗,吕布和张飞打,底下人就得说,这谁能赢啊,有人说吕布能赢,好,那咱这样,吕布赢了咱拿着家伙就上,要是吕布输了,咱扔了东西就跑。这种打仗就不是团队在打仗。

  其实如果我高晓攀要是真不注重团队,我也能过得特别好,但我真的很注重,注重对团队的真诚,但就有人不觉得。不过,君子诛己,小人诛人,我自己肯定也有问题。

  FW:你觉得存在什么问题?沟通?

  高:没错!我这回失败的原因也在这里。每天,我在外面去跟别人喝酒、应酬,才换来了我们整个团队露脸的机会,我觉得带着大家去挣钱、去露脸,就是回报大家的一种方式。可这可能就会忽略和自己团队的沟通,他们会觉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想法,就觉得钱都让你一个人赚了。

  反思

  涨钱?

  那只能解决一时!

  FW:那既然说到钱,直白地问一句,你克扣过团队的钱么?

  高:绝没!

  FW:那为什么他们有人说演满了一个月的只有两三千的收入?

  高:这个你可以去查账,我们的账目是透明的,你演了我肯定会给。其次,你两三千,那为什么有的演员会一个月挣几万,甚至十万呢?而且有这个收入不是我,是团队别的演员。这说明你还是有问题。

  FW:那你没考虑为这些人涨钱么?尤其是这么大的差距,肯定也有怨言。

  高:涨钱肯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钱绝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我可以给你五百一场,但之后你会给我要一千块钱,我这是在给自己加磅!会让我压力越来越大。我跟我底下的人说过,如果你缺钱可以找我高晓攀要,我个人可以给你,但工资就这些。

  FW:为什么这么说?

  高:身为一个相声演员,说好相声是自己的本职。就跟做商品一样,说出来的相声就是我们的产品。产品有新旧,相声也一样,作为一个相声演员,一年你就一段新作品,一共就三段来回说,那和骗钱没有区别!我为什么要为你高额的报酬买单?

  其实现在电视上有很多相声演员出来,但却很少有能成大器的,因为没有持续的好作品支撑。就一段作品,电视台不能天天请你去录像吧?

  演员,得靠努力去挣钱!

  FW:那你的激励机制就是新的作品?

  高:不是!不是说你有新作品我就要给你涨钱。

  曾经我们的演员找我说能不能我们写一个新作品就给我们一笔钱?我当时就急了,我说不行!我宁可嘻哈包袱铺倒闭也不能干这事,你们写作品不是为我,是为你们自己!

  我高晓攀从2008年开始,前前后后使了30多个新活儿,不说成活率有多少,但我一直在努力,相声大赛,我改了42遍活儿,这个罪谁受了?没人!

  我其实养着一个创作团队为大家写新作品,可谁真心用到这个团队了?为了电视台临时录像,写一个新活儿,对两三遍就用,结果完事就扔了,这对你自己有好处么?对相声有好处么?都没有。

  FW:那你怎么激励?

  高:标准化,找出谁火的“公式”。商演,不管是老的演员还是新的演员,大家公平地来,我都带着去。但到最后也会有演出商找到我说,晓攀,下次商演能不能不带这位老师了,甚至票务公司也会有回馈、有投诉之类的,这些都是标准。最后,谁好我带着谁。不好?那你就去用自己的新活儿去努力。

  打算 未来走着看 “至少我没变”

  FW: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可能人多了就会有矛盾,之前有没有考虑过合理优化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