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嘻哈包袱铺分家 王惟:与高晓攀好聚好散

2018-09-27 18:23栏目:28365体育投注官网

  3月初,一个新生的相声团体产生了,30多个演员攒了一个名叫聚乐部的团队,坐拥着西直门和鼓楼两个黄金地段的场地。

  也是3月初,一个老的相声团体发生了变故,除了少了两个固有的演出场地,此外,他们也少了30多位演员,而这个团体正是嘻哈包袱铺。

  此消彼长,聚乐部的30多位演员正是从以前嘻哈包袱铺脱离而出的。如今他们在自己的场地干得也正起劲儿,据他们说,现在干得开心、挣钱,另外更有了凝聚力。

  《法制晚报》也在近期分别对这两个团队做了采访。“可别叫老板,顶多算是牵头人。我们这里没有老板,因为我们都是一起合伙儿干的。”在采访时,聚乐部的领头人王惟特意强调着。而在和记者漫聊之中,他也和演员赵克、刘帅倒出了自己离开、创业的前因后果。

  分家前 演满一个月,最高只有2000块

  FW:你以前应该也是嘻哈的元老吧?

  王惟:我是嘻哈包袱铺的创始人之一,也看了六年了,所以我会说两三个月能走上正轨,因为我相信我们能少走一些弯路。

  FW:弯路?比如什么?

  王惟:比如现在我们不分队,这也是我吸取了以前的一个教训,只要分了队,一定会有矛盾。就比如我一个队火了,还有两个队没火,他们肯定会用各种方法挤对或者毁你,容易产生矛盾。

  我从第一天开始,就希望我们能把团队的利益给码匀实了,这也是我之前说为什么没有老板的原因,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FW:那就是说挣得比以前多了?

  王:我觉得应该是多了,而且应该是多了不少。这么说吧,现在我们的演员一般都是每月能赚四五千,最少的也不会低于三千块钱吧。我说的这还只是我们平时演出的钱,不包括商演、去电视台录像、走穴什么的。

  FW:你对演员去走穴不干预和阻拦?

  王:这为什么要阻拦?我从第一天开始就跟我们团队的人说,要是外面有演出、录像或者什么穴,一定要去,咱不挡着人家挣钱啊,更不会让他们上交演出费用之类的,我一直觉得,只有大家挣到钱了,吃饱了,才能踏踏实实地在自己这块演好了。

  所以一般只要演员有别的其他穴,只要提前一天跟我说就行,我再找没有事的演员来演。

  FW:那不怕所有人心都不在这,天天都去外面挣外快?

  王:要真是那样,也就说明我们真火了,我们团队肯定也就不会是这三十个人了。

  FW:既然说现在挣得多了,你们以前挣得很少么?

  王:咱不说别人,就说我,我肯定挣到钱了,虽然未必都是嘻哈给的,但我通过嘻哈的平台确实挣到钱了,但我底下的弟兄就未必了。

  FW:听这话,挣得不多啊?

  王:这么说,我一次一个月演过28场演出,加两场外地的商演,再加一个月保底的1500块钱。那个月实发2200块钱,我应该是最高的那几个了。而且我听说那个月有拿80块钱的,有拿500块钱的,还有骂着街走的。

  分家后 “第一挣钱,第二开心!”

  FW:简单地介绍下现在的情况吧?现在西直门和鼓楼两家店观众比以前减少得多么?

  王惟:我们现在聚乐部30来人,全部都是以前嘻哈包袱铺的老人,另外还有10多位负责团队运营的工作人员,整个团队大概50人左右。至于说观众,没觉得比以前少,甚至上个周二,票卖得比以前还多了呢。

  FW:那老板是你么?现在单独运营了,觉得和以前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王:别说老板,我就算是牵头的人。要说不同,就是团结了,比以前更民主。我们现在有什么事都是30多人一起商量着来。包括发钱,也都是明的账,每天票房统计出来,大伙平分。

  FW:但经营一个相声团体不能只靠团结,毕竟竞争很激烈啊。

  王:我也知道,所以现在我也要求演员别老演大路活,见天净是《打灯谜》、《拴娃娃》,我们鼓励他们说别人不碰的,甚至是新的。但有一点,脏口不能碰!

  但是实话实说,我们现在第一挣钱,第二开心!现在我们后台气氛特别好。咱说白了就是哥们儿一块儿干事儿,你挣得钱我不伸手,永远不会变,我说话算数。

  FW:那你觉得你们多久能走上正轨?

  王:肯定会有个过渡期,但我觉得可能两三个月就会好了。但实话说,我们现在的起点也肯定比之前嘻哈刚开的时候要高了,不管是资源,还是演员,嘻哈刚开的时候只有10个演员,现在我们也有30多人呢。而且现在也可能很多人去聚乐部还以为台上的演员是“嘻哈”的呢。

  FW:不在乎么?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