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郎朗:我不会让自己在追光灯下“漂”起来

2018-09-27 18:13栏目:28365体育投注官网

  5月2日晚,国际著名钢琴巨星郎朗在大连国际会议中心大剧院举行了名为“郎朗知音 朗豪共鸣”的个人专场演奏会。舞台上的郎朗光芒四射,但走到台下,他那沈阳大男孩的直爽个性又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大家面前。演出之前,郎朗接受了记者的专访,他有问必答,并且每一问的回答都是那么实在。

  谈计划:

  今年世界杯期间会有新的跨界合作

  记者:今年都有哪些比较重要的工作安排?

  郎朗:我很快会在米兰的教堂广场有一场音乐会,这是为米兰明年世博会一周年倒计时准备的活动。 5月29日,在欧洲还会有一场维也纳最著名的音乐会。

  此外,过几天会有一个世界杯专辑发行,我会演奏其中的一首,歌的名字叫《tico tico》,是巴西非常著名的民歌,我会和巴西非常著名的一位流行歌手合作。

  记者:这一次来连郎爸也陪着你来了,他去年曾出版一本《我和郎朗的30年》,你有没有想过再写一本?

  郎朗:哈哈,现在都到32年了。其实我2008年出过一本《千里之行》,但那个主要是记录我少年时期的,如果再写的话还得过几年,40岁的时候我再写点小回忆。

  记者:不久前,著名钢琴家傅聪也在大连举行了个人演奏会,大家看到80岁的他还在登台,非常感动,你觉得自己也会坚持到那个时候吗?

  郎朗:傅大师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作为东方人,他把东方哲学和西方艺术结合得非常完美。我真的不能相信,傅大师已经80岁了。每次见到他,我都感觉他青春焕发,真的很了不起。弹钢琴的好处可能就是能弹很长时间,他就是我的榜样。如果能活到80岁,我一定弹到那时候。

  记者:这几年你和很多人跨界合作过,今后还会有更多的跨界尝试吗?

  郎朗:古典音乐在今天这样的世界里,毕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不光是在中国,欧美也一样,年轻人觉得过时了。所以,我想让更多的年轻人,通过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想法来了解它。但我也想,和什么样的艺术家跨界比较合适,这次在格莱美和重金属乐队的跨界合作就很成功,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结果真是非常棒的。再比如前几天和周杰伦的合作,都挺有意思,包括几天前,我还和韩国的金俊秀进行了合作。所以,钢琴是一个很国际化的乐器,未来我也会有一些更多的跨界尝试。

  谈公益:

  被潘基文钦点担任联合国“和平大使”

  记者:你去年被联合国授予和平大使,大家都很好奇,你是怎么获得这个资格的,它的职责是什么?

  郎朗:非常有幸。去年年初,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看我的音乐会,结束后他问我在儿童基金会当大使当得怎么样。我觉得对儿童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健康和教育,我能帮助的更多的也是这两个方面。说到这儿,潘基文就提到了和平大使的事儿。现在12个大使中,每个人的责任不一样,我主要负责教育和健康,正好去年,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起做了一个教育优先计划,让更多的失学儿童回归教育。

  记者:很多明星都做慈善,你觉得这其中的困难是什么?

  郎朗:我在2004年成为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大使。我原来觉得弹琴是自我享受,没想到音乐还能影响到世界的不同角落。大家都说音乐是没有国界的,我小时候没有完全理解,通过那几年做大使的经历,我充分体会到音乐能影响人生。所以,当时觉得,每年都做一些慈善晚宴来捐款,不如干脆自己弄一个基金会,这样会做得更规范,起码我知道每次捐钱是为了什么。

  我也感觉到,做慈善挺不容易的,其实很多人都想做好事,但是有时会遇到很多问题。海地地震那次捐助后,我充分感受到,每一分钱捐进来都有关注,《纽约时报》连续三次跟踪报道。我觉得这样很好,除了董事会、联合国的监督,还有媒体的监督,这样才能真正把慈善落实。

  记者:你把慈善的重点一直放在孩子身上,那么能为他们做哪些实际的事情?

  郎朗:比如,这次我来到大连,看到这么多大连学琴的孩子,我在沈阳长大嘛,我们都算老乡,我特别能了解他们那种感觉。所以我没有说客气话,我一定让孩子从小就知道他们怎么样才能提高。类似这样的事情也是我们基金会想做的。现在基金会到第6年,我们想更详细的来解决问题,每年也会有“郎朗音乐营”,邀请有天赋的儿童参加。

  谈变化:

  现在不会让自己“漂” 每年都会找时间“沉淀”

  记者:从1999年成名至今已经过去15年了。这些年,你自己对音乐、对生活的态度有哪些改变?